關於部落格
電影無所不談
  • 139536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大紅燈籠高高掛 Raise the Red Lantern 之尺寸與角度

在《大紅燈籠高高掛》中導演張藝謀大量採用近景(中景&特寫)和遠景突兀交替使用的手法,表現《紅燈籠》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特色。如頌蓮走近死屋的鏡頭。 頌蓮(鞏利飾演)在生日隔天清晨,看見三太太梅珊被家丁們拖上死人屋。在家丁離去後,她隨後搖搖晃晃的走向死人屋。 此時鏡頭在頌蓮與死人屋大門之間交替。隨著頌蓮的臉在鏡頭上由中景變為特寫,死人屋距離鏡頭也越來越近。 此時死人屋畫面的搖晃似乎就代表了在頌蓮蹣跚步伐中所呈現出的影像,而觀眾正透過頌蓮的眼睛注視著死人屋。 這時的背景音樂為《紅燈籠》中雁兒跪在雪地之中凍死前的音樂。 那音樂是有點喧鬧而愉悅的,音樂越來越快,最後嘎然而止時,雁兒倒在雪地裡。 在頌蓮走向死人屋的過程中,這個音樂又再次響起,因此觀眾或許多少能覺查出死亡的氛圍。 原以為頌蓮與死人屋在鏡頭上的尺寸變為極特寫後,隨後便會引導至死人屋中的畫面,結果卻不然。鏡頭突然轉為遠景,我們看到頌蓮終於走到死人屋前,在她向死人屋中窺視的瞬間,音樂亦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頌蓮的慘叫。 這一幕的戲劇張力相當強,我想就是來自於此種拍攝手法。 至於角度部分,《紅燈籠》中有一個常出現的俯角鏡頭,可以看到四院前狹長的中庭被四壁包圍,在《紅燈籠》中這個鏡頭的反覆出現給觀眾一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而人物的鬥爭就在這個封閉的環境中進行。 在這樣一個封閉型的社會環境中,“你算計我,我算計你”內鬥是不可避免的慘烈和恐怖。 這個畫面同時凸顯在這個宅院中野蠻對文明的蠶食、環境對人性的畸化和厄運對靈魂的侵蝕,以及人們受紅燈籠所象徵的愚、慾、錢、權的誘惑下甘願淪為高級奴隸的悲哀。 (末段文字摘自湯伯論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